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长寻堂主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寻找光明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  

2014-12-19 17:06:16|  分类: 长寻书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     黄永玉,笔名黄杏槟、黄牛牛夫子。1924年7月9日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德市鼎城区),祖籍为湖南省的凤凰县城。土家族人。因家境贫苦,仅受过小学及不完整的初级中学教育,12岁就外出谋生,流落到安徽、福建山区
小瓷作坊做童工,后来辗转到上海、台湾、香港。这位画坛鬼才现为中国国家画院院士(全国仅16位)、中国美协副主席
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
      “我的画也不是纯粹的中国画,纯粹的中国画也就是中国的文言文,人家还不一定看得懂”。——黄永玉
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        1979年平凡的一天,艺坛大师黄永玉在家中接到了学生——国家邮政总局前总设计师邵柏林的拜访,并邀请他设计新中国成立第一套生肖邮票——“猴票”。为了纪念刚刚逝去的爱宠小猴,大师欣然应允。但黄永玉当时可能无论如何也不会料到,这枚小小的猴票的诞生,开启了怎样的邮票神话,会在今后的中国邮市经历怎样的风生水起。更神奇的是,谁又会想到当年一枚面值8分的邮票,如今单枚的价值
会在万元以上。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       酒鬼酒的诞生近乎传奇。20世纪80年代中期,从不饮酒的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,在湘泉酒登上中国酒坛一展风采的时候,一次欣然的对湘西著名酿酒人王锡炳说:“你能否在酿造湘泉酒之后,再酿出一个更好的酒来,如能的话,到时我给他设计包装和命名。”两年后,湘泉人终于酿造出了一种好酒。好酒要取个好名字,要有个好瓶子,恰在此时,黄永玉先生从香港回湘西凤凰县老家来了。黄老得知湘泉酒厂酿出好酒,非常高兴。但是酒的包装和命名问题,黄老却只字未提。莫非黄老把两年前谈的话忘了?黄老似乎看出了客人们的心思,突然起身对朋友门说:“各位坐一下,我去外面一下。”约莫过了半个小时,只见黄老拿出了一只40公分见方的内藏充实口颈束的小麻袋送到众人面前说:“这就是新酿出好酒的瓶型。”面对这个未来酒瓶的模型,人们使而愕然:这像酒瓶吗?这能装酒吗?一阵琢磨,大家逐渐领悟到:最土的则是最雅的,最贱的则是最尊的,于是这只“小麻袋”就成了酒鬼酒包装创意蓝本。 
  “这个酒的名字,就叫酒鬼酒。”黄老面对众人又发话了,酒鬼酒由此得名。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因为这睜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猫头鹰,黄老尝尽苦头-------不让画偏画,
画的更多。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黄永玉与齐白石大师

 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黄永玉与爱妻张梅溪(1946年结婚时的照片)
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 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2014年12月09日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四害已除,人心大快!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
黄永玉——我喜欢的名画 - 老郵票迷 - 老郵票迷的愽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